电影资讯 《对手》跳脱出常规模式 成谍战剧“非典型样本” 电影推荐

摘要: ,原标题:《对手》:谍战剧中的“非典型样本”,,现代谍战剧《对手》跳脱出了一般谍战题材的常规模式,侧重描绘现当代境外间谍和国安干警的日常生活。作为“间谍”的李唐和丁美兮,堪称穷困潦...

,原标题:《对手》:谍战剧中的“非典型样本”,
,现代谍战剧《对手》跳脱出了一般谍战题材的常规模式,侧重描绘现当代境外间谍和国安干警的日常生活。作为“间谍”的李唐和丁美兮,堪称穷困潦倒版“史密斯夫妇”——他们隐藏于市井,代号“凤凰”,以出租车司机和语文教师掩盖身份,挣扎于庸常琐碎甚至不乏窘迫的现实生活。拼二胎、做理财、违规补课、教导叛逆期的李小满,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成为他们间谍生活的重要一环,也让观众看到境外间谍面临中年危机、遭遇人生痛点的真实一面。,
,与接地气的“间谍”一样,剧中的国安干警设定不落俗套。最典型的即是段迎九,她出场时打扮怪异、油腔滑调,俨然一副街头女霸王的姿态。随着剧情推进,段迎九面临的普通人的家庭与情感考验逐渐显现:家中许久不用而风干的毛巾,丈夫陈华的丧偶式育儿以及段迎九对儿子学习情况的推诿等,无不显示出段迎九千头万绪的家庭问题。事实上,生活中的英雄神话本就不常见,而这些生活化的人物设定,何尝不是现实主义美学的影像实践?,
,尽管《对手》有意营造一种简单朴素的生活美学,但敌我对峙、命悬一线的谍战元素仍是其重要看点。相较于《潜伏》《前行者》《叛逆者》等传统谍战故事,《对手》以展现境外间谍为主体,叙事视角上的创新给人耳目一新之感。,
,《对手》并未沿袭某些套路化设定,大肆渲染反派的“懦弱”,强化正方英雄的“伟光正”。相反,创作者冷静客观地塑造国安干警形象,不对境外间谍进行刻意批判,在叙事反转的过程中描摹真实的人性,揭露间谍生活的复杂性。比如李唐在守护家人与完成任务之间反复平衡,丁美兮在自首与愚忠之间摇摆不定。说到底,间谍也是人,为了生存选择妥协。该剧深入描摹作为普通人的他们如何“苟延残喘”地生活,他们的无奈和彷徨便是人性真实最深刻的体现。,
,平心而论,借由这对“凤凰”的生活,观众得以窥见境外间谍势力无孔不入,创作者更是巧妙地把反间谍的思想融合进了故事之中。面对国家安全问题,我们每个人都是“局内人”。当观众跟随剧情开始反思现实时,《对手》的价值引领目的其实已经达到了——强化公众反间谍意识,提高安全保密素质。这也正是创作者在满是烟火气的“猫鼠游戏”中所传达的主流价值观,实属难得。,
,《对手》以独特的视角再现了不那么纯粹的谍战故事,虽未跳脱一人饰多角、主角中有一对假夫妻以及三角恋等谍战剧套路,但瑕不掩瑜,其叙事逻辑清晰,打斗场景逼真,情感表达细腻,可以称得上是谍战剧创作的“非典型样本”。的确,它立足真实,在谍战叙事中缝合间谍的无奈、干警的英勇、少女的叛逆以及中年的尴尬;又意味深长,让我们在和平年代重新审视隐蔽战场上的谍影重重。 (作者:艾志杰,系苏州科技大学文学院讲师,艺术学博士),
,原标题:《对手》:谍战剧中的“非典型样本”
赞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