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年前,朋友说:你现在没以前温柔了,说话没以前矜持了,你现在喜欢狂笑了?你是真正地快乐吗?我哈哈大笑道,我很快乐啊!说完她盯着我看,盯着我的眼睛,好像要我承认我是在说谎似的。

  是的,我现在学会了跟朋友打打闹闹,我现在学会说一些不屑一顾的话,我现在学会跟别人打到一块去,喜欢好好大笑,喜欢跟别人开玩笑,我会把自己掩藏得很好。当跟着她们说说笑笑打打闹闹时,似乎我笑得最彻底,最疯癫,也许她们都懂,都懂这是应宣泄。

  我知道自己内心深处从来没有疯狂过,我知道自己内心深处还是雨天,不曾释怀。不曾忘记,不曾放下。

  其实,我还是原来那个我,那个温柔文静,爱幻想,爱思考的我,爱怀念,爱回忆。

  当疯癫过后,笑似乎很难,很痛。我对着镜子,努力地嘴角上扬,我发现那个样子连自己都觉得心疼 ,我问自己,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卑微了?什么时候你开始渴望别人来同情你了?你怎么会需要别人的同情呢?你那么好强,你那么倔强,那么强的自尊心,那么对别人不屑一顾,你现在怎了?怎么丢了你的骄傲?

  时间很快,这么短地时间里,我发现自己变化大得可怕,不知不觉思想发生了如此的转变。

  当一个人安静下来,总是会想很多,该想的不该想的都忍不住全想一遍。想到心痛就让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,让它打湿枕头,打湿他送的小熊,然后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,第二天,琪就说你昨晚又没睡好啊,眼睛又肿了,我打趣地说,没办法,泪腺太发达了。 其实她都懂。

  她总是说,你又不放下,你又不追求,你这样漫无目的等待有用吗?这样你不是很痛苦吗? 是啊,这样的我快乐吗?我已经很努力地去快乐了,我已经很努力地去笑了,我已经很努力了。

  我只是把悲伤留在心底,我只是把记忆交给时间去淡化,我只是不想让自己丢失了最重要的东西。那份幼稚而真挚的感情是有多珍贵,没人能懂,那个幼稚得像孩子一样的人到底是有多值得我去记挂,没人能懂。不是我不想听她们的劝说,而是她们真的不懂,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,那种骚动是没有伤痛的。而得到的又失去了,那是一种怎样的伤痛,我曾经对他说,“如果知道会失去,那我宁愿一开始就不要”可是你说,你给我承诺,我就信了,可是我信了,我爱了,而你走了。

  为你退去保护伞,如今的我是残缺的,没有保护伞,没有了你,没有了,残缺了……

 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就是两个本来相爱的人,分手了,坐在一起,却不能对对方说出一个字,好像隔了一层透明的隔声玻璃,就像我们一样,我们有着最遥远地距离!

  可是时间真的是一副良药,或者又说自己的倔强作祟,毕业后拒绝和你有关的任何联络方式。三年过去,我已然是一个全新的自己,我有自己的工作可以忙,有自己的新的朋友圈子。即使我还是一个人,但是没有关系,如果再遇见你,我不会讶异也不会欢喜,会真心的祝福你,因为过去已然是过去,我不再爱你,也无需刻意避开你。

  若果相爱不相伴,那就相忘于江湖,时间会告诉你怎样去忘记一个人,一段情!
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:

作者:0431网址导航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0431jz.cn/post/2031.html发布于 3个月前 ( 02-09 17:18 )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0431网址导航